伊倚晓岸

我随便写写,你们随便看看

七毒(不要多想,跟那个五毒没有关系)【一】

私设√人物ooc√重口慎入

七毒(一)贪婪
        蔡居诚小时候是个粉粉嫩嫩的娃娃,在萧疏寒捡到他之前大概是的,具体他自己已经记不清了,几乎是上了武当山,前尘往事就大概忘的差不多了,谁能指望个小毛娃娃记得什么?
        他以前大概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子弟吧,可能上一辈得罪了什么人,要不然就是他的出生妨碍了什么人。这人也真是,从小看老,那么小的时候就那样讨人厌了,难怪日后也讨人嫌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些人可能生怕他找回去,一口气给他丢到武当后山,连路都不认得。武当后山有不少人丢孩子的,白骨累了一层。蔡居诚当时年纪小,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害怕了。大约有的吧。
         一行人里有个女的,蛇蝎心肠,声音蛮好听的,临走前给他留了份礼物。在蔡居诚的后脑,不知道是什么,反正一入脑,蔡居诚就觉得疼。小孩子的惨叫声可凄厉了,偏偏还夹着那女人“咯咯”的笑声,瘆得慌。
        那其实是三枚黢黑黢黑的毒针,不大,就半个小拇指盖儿那样,入了后脑就看不见踪影了,连血珠都没有见几颗。
        小孩子耐不住疼,一行人还没走远就晕了过去。等撑着昏昏沉沉的脑袋醒了时,周边就剩一层白骨,还有几个没彻底腐烂的。
        脑袋疼得慌,肚子也饿了。怎么办呢?小孩子不知道什么伦理天常,恶心不恶心的。饿就要吃,人是要活的。生吃死人肉,可能还有些腐臭。但他管不了了,头疼,熬不住,哪里想的了那么多。
        下雪了,冷。真的冷,他就将还能刨出来的衣服什么的都刨出来堆着,谁还管他是不是死人穿的,吃都吃了。头疼,想撞墙。疼得睡不着,针扎似的咧着疼。好不容易一场雪停了,小家伙终于熬不住又疼晕过去。也挺好,睡着了就不疼了。
        萧疏寒也说不上那天为什么要去后山看看,去也就去了吧。正好看见有个小家伙缩在雪里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。上天有好生之德,活的。看见了总不能不管,于是他就抱回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好轻,怪瘦的,也不知道饿了几天了。
       白雪皑皑下有一堆腐烂的衣物和白骨,像是幽幽恶灵静静看着这二人离去。萧疏寒看不见。
         蔡居诚也就是这时候醒的。萧疏寒虽然冷心冷情,可体温到底是暖的。蔡居诚就被这暖意暖醒的。
        神仙。神仙啊!
        神仙问了他些什么,可是他头太痛了,听不清,也没有力气回答。怎么办?神仙是不是要生气了?是不是就不救他了?
        幸好,没有。神仙就是神仙。他以后要是能活下去,也要成为神仙这样的人!
        萧疏寒把蔡居诚抱回武当 心想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,什么都不知道,留下来跟居和做伴吧。
         蔡居诚再次昏睡过去之前,满心里都是神仙。大约是有个恶毒的声音轻笑了一声吧,不知道笑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蔡居诚再次醒来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头也不疼了,就是肚子还有点饿。萧疏寒问他的话也能听清了,就是一问三不知,约莫前尘往事忘了个一干二净。便也就这样了。
        此后武当居字辈便多了一个人,掌门亲赐名为蔡居诚。天资绰约,一心向道,除了小时候有些调皮,是个好娃娃。
TBC。

跟自己原来的七宗罪的脑洞结合了一下。cp的话前三篇可能看不太出来。也木有很尽心地写,可能第一篇没怎么找到感觉。诶呀,随便写写吧,你们也随意看看哈么么哒~(^з^)-☆对了,忘记问了,你们是要看BE还是HE?BE的话蔡师兄就能在我这里达成三杀成就。HE。。。emmm我好像还没写过HE

评论(6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