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倚晓岸

我随便写写,你们随便看看

神经病段子

“我真傻,真的,”梁妈妈抬起她没有神采的眼睛来,接着说。“我单知道白日的时候邱居新在大庭广众之下,会规规矩矩来;我不知道晚上他还偷偷来。我一清早起来就开了门,拿着帕子去楼上,叫我们的居诚起床接客了。他是很听话的,我的话句句(威胁到)听;他应了我。我就挨个去把姑娘倌儿都叫起来,要开门迎客。我又叫居诚,没有应,到他门口,只见门紧闭着,怎么也开不开了。他是从不会这样赖床的;我试着大力推门,果然打不开。我急了,请人来撞。直到四五个人来,个个都使了吃奶的气力才撞开了,看见床边散了一地衣服。大家都说,糟了,怕是遭了嗯了。再进去;他果然躺在床上,闭着眼光脖子就啃得不成样子,手上还紧紧的捏着一袋子钱,连丢我的气力都没有了……” 她接着但是呜咽,说不出成句的话来。

评论(20)

热度(2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