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倚晓岸

我随便写写,你们随便看看

如是我闻(萧疏寒)

叙述体,萧疏寒个人,楚萧 ,私设有

        众所周知,武当山上有个好看的仙人,仙人名叫萧疏寒。武当山水养人,萧仙人纵是白发皑皑,仍是好看的紧。

        萧居棠:嗯?我义父以前的事?我知道也不多。
        我不是义父的亲儿子,他收养我的时候就已经是白发皑皑了。嗯?白发怎么来的?那我就不知道了。义父的过去我是不知道的,也不敢问。你别笑话我胆小,真的不敢。义父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就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,怕不是天上的神明。欲语恐惊天上仙,哪里有人敢问义父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哦,以前倒是有。我们居字辈的其实跟义父都不是很亲,只有蔡师兄。对,就是世人口中的那个武当叛徒。那也是以前的事了。
        蔡师兄很黏义父的。也就是太黏了,才变成后来那样。其实吧,以前蔡师兄跟我们师兄弟关系还算不错的。邱师兄?跟邱师兄也很好啊,他以前还在邱师兄衣物上绣过小猫呢!哦哦,扯远了。继续说义父。
        义父看着对蔡师兄特别关爱,其实在我看来都差不多。我有的时候想,义父会不会真的是天上的神明。你说那是天上的神明啊,他对世人的关爱不都来自怜悯么?难道还指望神明因为怜悯而走下神坛?不可能的。可惜蔡师兄没看透。
        什么?明月山庄?那些都是旧事了,我不清楚,要不然你去问问朴师叔,他应该知道的多。
        不耽误不耽误,小友慢走。

        朴道生:掌门师兄?他以前是什么样的?明月山庄的事?你怎么突然想知道这些陈年旧事!
         其实掌门师兄一开始是什么样的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只听说他以前是某个富贵人家的病子,先天不足,一日一日靠汤药吊着命。后来才被师父收入武当门下。我来的时候掌门师兄虽然脸色还是不好看,但身子骨已经养的硬朗许多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师兄弟几个都还是不敢让他做些重事的,那样的一个人,好好养着都来不及呢。倒是谁也没想到,一开始大夫说活不长的人,居然在十五岁的时候连败七大高手,一剑名动九州。那个时候我年纪小,以为同辈里最厉害的就是掌门师兄了。结果又凭空冒出个楚遗风,对,就是那个华山佬!
        楚遗风天资也很好,跟掌门师兄完全是两样的人。嗯?怎么形容?怎么说呢,掌门师兄是天上仙,楚遗风是地上侠,完全不一样的性子啊!
        可是那两个人站在一起,唉!般配。你别笑话我乱用词语,是真的般配。少年意气风发,很美好的岁月的。掌门师兄性子静,他坐在屋里抄书,楚遗风就坐在屋顶吹笛。我那时年少不懂事,总觉得那该死的华山佬烦人的很,也不回华山,笛音一直不停,到了晚上还吹,非逼得掌门师兄理他不可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后来啊,掌门师兄望着屋顶发呆的时候,我又想,那讨厌的华山佬怎么还不来。为什么不来?来不了啦!
        是啊,就是世人常说的,华山大弟子带着好兄弟的未婚妻私奔了。当时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,掌门师兄那个时候大道初证,似乎是与楚遗风吵了一架。我看那个什么明月的千金李如梦并不是很喜欢这桩婚事,但当时依旧很愤怒。我们掌门师兄再不讨人喜,也不能这样啊!!!武华便这样交恶了。
        可我那个时候以为武华之间光明正大的打一架就好了,楚遗风跟掌门师兄打一架就好了。明月山庄传来喜讯邀请我们武当去的时候,我们也就去了,大不了打一架咯。没想到,没想到啊!
         小友你年纪还小没见过,满目的血腥啊!比我们先到一步的掌门师兄茫然的站在山庄门口,我从未在掌门师兄的脸上看过那样脆弱的表情。满庄的尸体,唯独没有楚遗风,也没有那个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我亲眼看着掌门师兄一具具尸体仔细看过去,最后没有找到楚遗风的时候,也说不上来是不是松了口气。毕竟李小姐的尸身也在那里,掌门师兄还是很难过的。你不能想象?对,我也不敢相信,掌门师兄居然还有那样的情绪。
        然后掌门师兄就闭关啦,一直在药王谷闭关。居和居诚他们五个也是那时候收的。掌门在后山捡回居和的时候吓了我一跳,白发皑皑。我的天哪,掌门师兄那个时候才二十来岁!楚遗风这个该死的华山佬!
        居诚?唉,居诚是个好孩子。只是他生不逢时,那时候掌门师兄已经证了无情道了。
       后来江湖上出现了个盗圣香帅,楚留香。据说是楚遗风的义子,掌门师兄去见了一面,回来的时候就收了居棠做义子了。楚遗风这个华山佬啊,真的是,太讨厌了,比所有不还钱的华山佬都要讨厌。
        楚遗风真的死了么?谁知道呢?不然也不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。若是你能找到楚留香,便去问问他。若是人还活着,好歹也来一趟武当,爬也爬来!武当好多年都没听到笛声了。
        唉,人老了,就啰啰嗦嗦的。小友你想必听烦了吧?谢什么?没什么好谢的。你还想在武当走走?那便去吧,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 老道士:这位小友,你且留步。
        你在打听武当以前的事?哦?老道?老道自己都不记得自己的岁数了。不用这样尊敬,不过是个无名的道士罢了。扫地僧?呵,老道可比不上那些扫地僧,不过是活得有些长。
        武当以前可不是现在的样子,没有这样风光的。也就是皇家捧我们罢了。掌门?张三丰那个无脸无皮的家伙能教出萧疏寒这样的徒弟,做梦都要笑醒!
        那孩子来的时候,坐马车来的,马车停在山下上不来,只能由人背着上来。确实是个病秧子,临近夏天了,还得罩件狐毛大氅。但那孩子虽然气虚,眼睛是很亮的,亮的吓人。也就张三丰那双招子(眼睛)尖,下山一趟居然从人家深门大院儿里刨出来这么个有天赋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啊,这孩子天赋虽高,居然证的无情剑道。也是张三丰不负责,得证了仁道就将这个武当扔给了那孩子。面对这世间种种苦难,那孩子居然悟出来“大道无情”。武当有如今风光,萧疏寒功不可没。只可惜……唉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什么?能可惜什么?
        天若有情天亦老,这得证了无情道的道长,这谪仙似的道长,只动了那么一回情,便落了个华发皑皑。你说可惜什么呢?
        这位小友,过去之事不可追,要珍惜当下。告辞。


我的妈诶,我居然肝了这么一大长篇!累死我了 @河不才  @轻行 二位点的楚萧粮,至于是不是糖,看个人理解吧。我已经要秃了。

评论(7)
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