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倚晓岸

我随便写写,你们随便看看

心有恶鬼(邱居新篇)

虐,人物ooc,负能量,慎入

        清晨太阳初升的时候邱居新就洗漱好了,他打开房门就看见蔡居诚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:“邱师弟,一起去早课?”邱居新虽说平日里寡言少语,却也不会完全不理人,然而他却没理这个蔡居诚。蔡居诚也不恼,仍是笑吟吟两人并肩走着,倒不似往日里倨傲的模样。随着一路上有人跟邱居新打招呼,邱居新一路“嗯”了过去,转眼便不见了蔡居诚。
        邱居新走到自己往日练剑的地方,没什么人却见蔡居诚懒懒的倚在树边,笑道:“你怎么日日这样慢?”邱居新仍是不理会,自顾自拔了剑出来一招一式练着,剑锋凌厉偏偏裹着名门正派温和的皮。蔡居诚也摸了一柄剑出来,招式开合间说不出的好看。邱居新似是被迷住了,一招一式竟隐隐有了蔡居诚的样式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时间过的飞快,邱居新也不觉得自己做了些什么,天就黑了,与往常也并没有什么不同,只是似乎哪里都有蔡居诚围着他转,都是笑吟吟的,不恼不怒。只是没有别的人看得见,否则大约是要惊掉下巴。晚间回了房,也见蔡居诚衣衫半解,笑着问:“邱师弟,歇息了么?”邱居新视而不见,熄了灯,歇了。
        夜间才是真的吵,总有人一叠声的喊:“邱居新,邱师弟,你起来,说说话吖?”邱居新一概不理,也不知是不是真的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日子一直维持到皇帝亲临武当金顶,真正的神色阴暗的蔡居诚伴着万圣门出现在大家面前。萧疏寒一声:“孽障”不仅惊了蔡居诚,也惊了各处的蔡居诚出来。那数十个往日里伴着邱居新的蔡居诚一齐涌了出来,他们仍是笑吟吟:“邱居新,邱师弟,那是谁?邱居新你要自由了。邱居新你且这样看着,你就要得偿所愿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继而他们又齐齐哭道:“邱居新,你怎么不上前?邱居新,你怎么不去护着他?邱居新,你怎么舍得?”当真是群魔乱舞,烦不堪言。
        翌日, 武当二弟子蔡居诚叛出山门,天下尽知。
        可武当山上的蔡居诚倒是越来越多了,有的时候邱居新房里或站或坐或躺竟能有十好几个。邱居新每每睡下都能听见敲门声,一开始他还会开门去看,就能看见蔡居诚拎着剑问他:“邱师弟,我能进去么?”他侧身让人进来了,才发现房里已经有一个蔡居诚了。如此下来,邱居新也不理会敲门声或是翻窗声了。面不改色的定力倒是越练越好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邱居新进了点香阁,听那个已经把自己活成一把刀的蔡居诚问他:“邱道长,我这样没心没肺,无情无义,不忠不孝的人,你也要救赎么?”那无数个蔡居诚嗡嗡地吵着:“救啊,邱居新,你救啊?救他。”
        邱居新仍“嗯”了一声。而后便是床间厮磨,或许不能称为厮磨罢,毕竟其中一个心怀怨恨。
        周遭静了静, 他们又笑了:“不救,对了!邱居新,你自身难保,怎么救?不救才是对啊!”
        邱居新不置一词,将已经昏睡过去的蔡居诚打理干净,踏着一路的“欢声笑语”回到武当。武当金顶上有个恍然蔡居诚笑着问:“邱师弟,回来了?”定了神才看清,那是郑居和,邱居新仍是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满山遍野都是蔡居诚,已经要比武当弟子都多了。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原是这样的贪啊。

        心有恶鬼,无药可救

唉,心累。其实吧,心有恶鬼系列比较像七宗罪什么的,但是我写不出来也画不出来,大概就是明明有大餐在你面前你却不能吃的感觉,伤心。想要放弃QAQ你们会嫌弃不?

评论(8)

热度(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