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倚晓岸

我随便写写,你们随便看看

新年番外扩写,人物ooc,不喜慎入

【铜钱组】
薛闲:我去找石头张讨坛龙王醉,冬雷送喜,多热闹。
玄悯一把拽住他:……石头张快七十了。
这么长寿不容易,别被惊雷吓出好歹来。
薛闲:也是。
于是这祖宗灵机一动,顺着五道滚雷直直落到陆廿七的院子里。
薛闲:五福临门,多好的寓意。
陆廿七家那一溜小鬼哇地就吓哭了。
被哭声包围的陆廿七一脸麻木。
薛闲佯装无辜:多热闹的年。
玄悯:……
一条龙怎么能这么皮?(以上为木苏里原文)
一众哭声中倒有个与众不同的,那是个白净好看的孩子,命宫中有着一枚红痣,陆十九。那孩子扯了扯陆廿七的袖子,不大的声音衬着哭声倒也清晰:“书上说雷公长着尖嘴猴腮脸”然后顺手指了指薛闲“他为何不是?”
薛闲的笑僵在脸上,颇有想要再来一道雷的架势。雷公是什么玩意儿?能跟他比吗?能吗?能吗?
陆廿七回道“因为他不是雷公。”然后蹲下去安慰被吓到的孩子们。
那孩子哦了一声“我看也不像。”
薛闲的脸上挂起街头上人贩子的那种笑容“那你觉得我像什么?”
龙,回答我,龙。给你包红包哦。三个金粒哦!
那孩子上下打量了一下,迟疑了一下“黑雉鸡成的精?”意外的和当年的玄悯一样的看法呢(^_^)
薛闲:……
劳您做回个半瞎,谢谢。(ー_ー)

乱七八糟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,但是就是看到番外的时候觉得陆十九是不会让闲闲这样“欺负”陆廿七的!!肯定会反将一局!

评论(6)
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