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倚晓岸

我随便写写,你们随便看看

心有恶鬼(蔡居诚篇)

虐,人物ooc,负能量,慎入

        点香阁的酒不是烈酒,却格外醉人。两杯黄汤下去,人就恍惚不知事了。这么说也不对,起码蔡居诚现在还能睁着半朦胧的眼,咬牙切齿地喊出邱居新的名字,只是因为醉意带上了三分缱绻——恨不能噬骨吮血的那种缱绻。
        邱居新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回应蔡居诚唤他,也不在乎面对的是个醉鬼。这个人也是奇,不论什么问题十有八九都能给他用这个字回答。可蔡居诚最讨厌的也就是这副样子,邱居新也好,萧疏寒也好,整个武当也好,都是这个样子:一群装腔做样的“牛鼻子老道”,偏生一副追求大道,普济众生的模样!端显得他蔡居诚执着红尘,苦苦挣扎,狼狈!可午夜梦回,他最想做的,仍是这些“牛鼻子老道”中的一个,可笑!
        “你来做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“看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看我?”蔡居诚半眯了眸子,徒然笑了两下,支着头看蔡居诚,很是风情的模样。倒底是在点香阁待了,耳濡目染。隔着一道门,外头是莺歌燕舞,软香温玉;蔡居诚再怎么有三分风情,房里也是十分肃杀——武当校场擂台上的那种肃杀。他已经拿不起刀剑了,可没关系,他自己活成了一把刀,三言两语就能剜下人心的一块血肉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邱居新,你不会是修着你的道,仁心大发想要来救赎我吧?还是说,你已经忘了我这副模样有你七分功劳?”蔡居诚手抵住桌子撑起上半身,靠近邱居新的耳边“邱道长,我这样没心没肺、无情无义、不忠不孝的门派叛徒,你也要救吗?”
        温热的气息在耳畔吹着,邱居新眸色深了深,面上倒是不显,仍是一个字“嗯”,也不知是同意“没心没肺、无情无义、不忠不孝”的说法还是回答蔡居诚愿意救他。蔡居诚听他一声“嗯”又是笑了,他坐了回去,眉眼间透着狠厉衬着醉酒的绯红倒显得惊心动魄的好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……我这样不知悔改的人你也要救。真是…多金贵的人呐!呸!谁要你们救了!你们这样黑心黑肺的混账,还想救人?”
        “滚!”
        邱居新面色不改,纹丝不动,端看着蔡居诚自个儿疯魔。蔡居诚这个人呐,初始在武当上是七分傲骨,两分刺,一分毒。后来经历这么些事儿,硬生生将四分傲骨一点点敲碎了挖出来。于是他便撑着三分傲骨又狠狠长出七分淬着剧毒的刺来。偏偏点香阁还要他裹上一层待客的皮,于是那一身毒刺便先将他自己扎了个鲜血淋漓。
        损人不利己,蔡居诚自己都不在意了,他邱居新还在意什么?
        坐着坐着,一个醉了的蔡居诚抵不过邱居新,自然而然就滚到了床上,谁还来点香阁只为喝茶不是?期间蔡居诚仍是满嘴的“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”,哪怕醉了也不例外,果真是不知悔改。
        邱居新还不了解蔡居诚么?都恨不能拆骨入腹了。蔡居诚以前不是这个样子,大约是在细水长流的怀旧和怨恨的挣扎中,便一点一点变了。
        人世间是这样的苦,求不得,放不下,便自入疯魔。
        邱居新在第二日清晨离开。蔡居诚醒来的时候天光正好,他举起手张开五指,透过浮着浮尘的阳光,好看极了。红帐的遮掩里,有人轻笑起来,不住的颤抖,却是恨得泪流满面。
        心有恶鬼,药石罔治。


啊啊啊啊啊!!!蔡居诚没疯,我自己要疯了!!!天哪!我自己作什么死非要写这么虐的?一篇还写不完!QAQ还有邱居新的,萧疏寒的,郑居和的,要死!ಥ_ಥ
其实吧,心有恶鬼系列适合用漫画画出来,文字表达上会有一点差距大概就是眼神表达的差距吧,奈何我是个庸人,写不好也不会画,唉╯﹏╰大家随便看看就好

评论

热度(52)